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律服务>律师服务
    改革开放让他的律师梦想缘续一生 共和国第一代律师——陈庆阳
    时间:2019-12-27 22:51来源:作者:点击:

    2018年5月20日上午,随着红绸布的缓缓掀开,56名新执业律师走进课堂,83岁高龄的新中国第一代律师、司法部全国一级英模陈庆阳结合自身几十年的求学从业经历,在鞍山市律师党校正式开班仪式上,讲述了新执业律师如何树立和加强对党的信仰。

    现在,这位共和国第一代律师中唯一还站在辩护席上的大律师,一次又一次地打开情与理的死结,也一次又一次地彰显出法律的公平与正义,他是用毕生的信念守住忠诚的人民律师。

    “我是一个从事律师工作时间较长的人,正是改革开放,让我的律师梦想延续至今。以我有限的见识,回顾我国律师制度的历史,尤其是改革开放40年来法治建设和律师工作的变化,真是心潮澎湃。”陈庆阳老人的自述并不让人意外,如果你对这位老人事先做过功课的话,就会深知,眼前老人就是一部鲜活的“新中国律师史”。

    1935年,陈庆阳出生在山东济南一个书香门第,1937年抗战爆发,举家迁居四川北部的南充县。1949年南充解放,他正在县立男子初级中学读书,第二年升入高中。川北地区革命教育开展的轰轰烈烈,学校经常邀请革命英雄给大家作报告,其中有重庆渣滓洞和江姐关押在一起的幸存者。战斗英雄可歌可泣的事迹,革命英烈抛头颅洒热血的壮举,深深印在陈庆阳心灵深处。除了上学,他一有时间就参加各种运动,跟着机关、部队到处宣传,所见所闻,让他明白许多革命道理。陈庆阳还经常去听党课,知道共产党是为了解放全人类,实现共产主义,每个人都要为之奋斗。

    受那种气氛熏染,陈庆阳对共产党产生了朴素的感情。他从心底感受到共产党是伟大的,光荣的,正确的,把成为这样政党的一员,作为他的追求。他积极要求进步,1950年入团,担任团支部委员,学生会长。经历两年高中学习生活,他的政权意识得到很大提高,深刻认识到枪杆子、刀把子、印把子是人民政府的根本。1952年他考进四川大学政法系(即西南政法学院的前身),就基于最淳朴的政权意识。

    在校期间,陈庆阳刻苦学习,向党组织递交申请书。1954年毕业,19岁的陈庆阳和同学们响应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号召,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,被分配到鞍山市,成为了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永乐法庭的一名书记员。1954年7月,新中国第一部《宪法》颁布并实施,也是新中国律师制度着手创建时期。根据《宪法》关于“被告人有权获得辩护”的规定,为了贯彻《人民法院组织法》的实施,从1955年4月开始,在全国各地陆续成立“法律顾问处”,陈庆阳按照鞍山中院要求调任鞍山市法律顾问处,授予律师资格,成为共和国第一代律师,是鞍山最早的两名律师之一。

    1957年,整风运动开始,鞍山市司法局开展“大鸣大放”,鼓励群众给党提意见。陈庆阳想不通,共产党还有缺点吗?有什么意见可提?他没有表态。整风会上,有人提出工资太低,要求涨工资。陈庆阳脑海里翻腾着一个绝对化的概念,共产党不会有缺点。领导说小陈谈谈你对党有什么意见,你是大学生,要积极发言。陈庆阳就谈了自己对一桩案件的看法。

    这是他代理辩护的一起案件。一对已婚男女关系不清白,败露后女方控告男方强奸,纪检部门介入,当事人不承认自己强奸,当场被抓起来了,要求严惩。但是检察院和法院研究之后认为不构成强奸,法律顾问处让陈庆阳代理这个案子。陈庆阳看了案卷,认为在没有弄清之前,就把人抓起来,似乎不妥。纪检部门再次审问,结果他承认自己强奸,签字画押,给放出来了。

    这时社会上有反映了,当事人不承认强奸,就抓起来,承认强奸,就放了,这是什么法律呀?纪检部门听到风言风语,又把当事人抓起来了,审讯结果他矢口否认强奸。过段时间,法院宣判了,当事人犯强奸罪,判处有期徒刑两年。

    司法局“大鸣大放”,陈庆阳谈起这桩案子,从一个律师的角度,对案件怎么看,就怎么说。“监狱不能说进就进,说出就出,上级领导一句话,就关人,上级领导一句话就放人,这不行,法律才是准绳。我的意思,司法工作必须在党的领导之下,但是制约过细效果不一定好。”

    这番话惹来大麻烦,“法律不要党的领导”成为22岁的陈庆阳在“大鸣大放”中攻击共产党的罪状,右派的帽子结结实实戴上了,而这一戴就是22年。从1957年到1979年,陈庆阳度过了漫长的右派生涯,先后在矿山、农场、工厂劳动,由一个律师变成了石匠,后来又到农场养猪,再后来当上了铁匠。工友们认为他犯错误了,不太接近他,过段时间,大家觉得他不是坏人。有文化,热心肠,肯帮助别人,工友们把他当成自己人。以至于厂领导由衷地说,小陈,虽说你不是党员,可我们有事喜欢找你研究。

    这是陈庆阳严格要求自己、改造自己,按照党员标准去做人,辛苦工作换来的结果。右派岁月,陈庆阳读了很多书,充实自己,一本《共产党宣言》可以流利地背诵。他用读书来驱赶寂寞,所有能找到的书——法律的、政治的、哲学的,他都拿来读。家里再困难,也坚持自费订阅《人民日报》,时刻关心国家的政治走向。

    陈庆阳这样总结自己右派经历:锻炼了身体,磨练了意志,锤炼了思想。

    1979年春节过后,陈庆阳右派问题得到纠正,1979年4月,他回到法院工作,任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代理审判员,参与清理历史积案,尤其是1949年到1979年30年间的案子。他代理的那起强奸案子也翻了过来。

    接着鞍山市恢复法律顾问处,陈庆阳被安排参加法律顾问处的恢复组建工作,再度披上律师战袍,站在法庭辩护席上。

    陈庆阳绽放生命的春天,工作热情空前高涨,在法庭上雄辩滔滔,代理很多棘手案件,陈大律师知名度迅速提高,社会影响力越来越大。

    1981年,陈庆阳提出入党申请,1982年获得批准。

    入党宣誓的时候,他十分激动,这一天来的太不容易了。当年打成右派,当律师这个看家本领被剥夺了,陈庆阳只有用劳动来平复自己的心。受压抑22年,一旦成为党员,对着斧头镰刀宣誓,陈庆阳忽然热泪盈眶,声音哽咽。如今回忆起来,依然热泪盈眶。

    1979年9月,在距新中国第一部刑法正式实施前的一百多天,鞍山中院决定将一起殴斗致死案,作为贯彻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各项审判制度的公开审判试点庭(这是恢复律师制度以来鞍山第一个大型审判庭),陈庆阳被指定为被告人的辩护人,他重新又坐在了阔别22年的辩护席上。当时的陈庆阳也没有想到,这一“坐”就是39年。

    开庭那天,法庭辩论异常激烈。两轮辩论中,陈庆阳依据事实,慷慨陈词,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构成犯罪予以强有力回击。第三天,被告人被无罪释放了。

    鞍山百姓从那时起,送给陈庆阳一个雅号———陈铁嘴。他的精彩辩护词后来被写进了法学教材。

    上世纪八十年代,整个中国都在发生巨大的变化,人人都有一种学习新知识的愿望和渴求。当时各地都需要尽快培养法律人才,鞍山同样成立了很多成人学校用以提高公、检、法、司在岗人员的知识和业务水平。由于陈庆阳在法律界的威望,又是五十年代的大学生、知名律师,于是领导就安排他讲课。

    陈庆阳接受过良好的小学和初、高中教育,可当时的大学教育远没有现在这样正规,当时正值新中国成立初期,我国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尚未创立,同时国家建设急需大批人才,所以,快速培养人才成为当时高教业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。他在西南政法学院攻读两年法律专业,学的是苏联法律体系,新中国废除了国民党的《六法全书》,国家只有一部《共同纲领》,就是临时宪法。学校教学即根据国家法制建设进程开设临时宪法、镇压反革命条例、婚姻法等课程。1954年国家出台《宪法(草案)》,陈庆阳和同学们学习、讨论“草案”,加深对宪法的认识。新中国的司法改革,就在于把旧法改造成为人民服务的新法,需要改造人们的思想。陈庆阳经历了那段特殊的历史。

    改革开放初期,法律人才奇缺,盛名之下的陈庆阳无法拒绝鞍山市领导交办的这一任务,现实逼着他学习《刑法》《刑事诉讼法》《宪法》,重点是中国法制史。三年讲课,对陈庆阳意义重大,他成长为学者型律师。理论源于实践,理论可以指导实践。陈庆阳干中学,学中干,教中学,学中教,相得益彰,实实在在提高了他的法律实践水平。

     

    陈庆阳工作认真是出了名的。他每办结一案都订成一本规范整洁的卷宗。鞍山市司法局曾为他办过卷宗展览,前来参观的律师无不叹服。

    在鞍山,陈庆阳影响了周围许多人,带出了一大批才华出众的学生,如翟铁羽、周钢都、吴哲、荆延风等。有人说,鞍山市能拥有一支素质良好的律师队伍,陈庆阳功不可没。

    陈庆阳所在的辽宁仁源律师事务所,在鞍山算是较有实力的,刘建平主任说:他是真正共产党员,一生不随波逐流,对身边发生的事,关心,对当事人,耐心。

    “行修而名立,理得则心安。”这是书法家陈登科写给陈庆阳的古训,挂在他的办公室里。每天清晨不到6点就起床,坐40多分钟公交车,在7点半之前陈庆阳总是第一个赶到单位开始忙碌的一天,阳光洒进陈庆阳的办公室,一盆常绿植物枝繁叶茂,宽大的办公桌上整齐地摆放各种案卷资料,他每天在这里研究案子、看卷宗、找证据、上法庭……这些看似程序化的工作被重复了数十年。由此,陈庆阳也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法治建设,尤其是律师行业的发展。

    在鞍山律师行业党委没有成立时,辽宁仁源律师事务所没有党组织,陈庆阳在没有党组织的情况下,依旧严格要求自己,遵守党员操守,带动年轻律师积极向上。2017年鞍山律师行业党委成立后,辽宁仁源律师事务所成立的党支部,陈庆阳又找到的家的感觉,虽以高龄,仍积极要求参加党组织各项活动,2018年5月,鞍山市律师党校正式成立并开班授课,83岁高龄的陈庆阳为56名新执业律师上了从业前的第一堂课。

    陈庆阳打官司,很少向当事人收钱。不管多厚的卷,他都一页一页仔细阅读,不漏掉任何细节。对当事人负责,真正把自己的精力用在工作上。他说,我们代理每一起案子,在对整个司法制度来讲是小事,但对当事人方面都是大事,必须尽心尽力把案子办好。陈庆阳从不教年轻律师怎样挣钱,怎么去和法官搞关系。办案要合法,公开,坚持程序正义。

    当然,所有法庭上输给陈庆阳的人都心悦诚服:败给陈大律师,值!

    “律师作为社会主义法治工作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,无论是在办理诉讼案件中,或者在办理非诉讼事务中,都取得了定纷止争、促进各项事业发展的重要作用。而这一切,都是党的改革开放路线取得的成果。”陈庆阳说。

    早在1979年,也就是律师制度恢复的第二年,陈庆阳就被选为鞍山市铁东区人大代表,成为辽宁律师界“登堂入室”参政议政第一人,同时也是我国地方上最早的律师人大代表之一。第二年,他又当选为鞍山市人大代表。1993年,陈庆阳成为辽宁省第八届人大代表,并连任一届。在人大代表履职期间,陈庆阳为辽宁的民主法治进程提出了很多很好的议案和建议。作为鞍山市最早的两名律师之一,陈庆阳至今仍是鞍山律师参政议政的标本。

    陈庆阳是省、市、区人大代表,长达20多年,多次被评为优秀人大代表。鞍山市一府两院,对他提的意见都很尊重。

    陈庆阳连续三届被鞍山市聘为政府法律顾问,尽心尽力尽自己的职责。有的地方性法规需要调整,征求陈庆阳意见,他会把自己的意见形成书面材料,工工整整誊写清楚,递交上去。

    1980年至今从事律师工作。他是国家一级律师,曾记一等功两次,两次被评为全国优秀律师,司法部授予银星荣誉。老百姓送他“四铁”称号——铁嘴、铁肩、铁骨、铁人。“四铁”充溢着正能量。他热爱党、拥护党、忠于党,用坚韧和执着实践着对党和律师事业的无限忠诚,被誉为“律师界不倒的旗帜”。

   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,家庭安则社会稳。陈庆阳有两个女儿,一个外孙子,一个外孙女,除了大女儿没入党,其他人都是中共党员。他拥有名副其实的党员家庭。

    陈庆阳出身小职员家庭,父亲原来是山东省政府做会计工作,抗战爆发后,带着家人辗转流亡到四川南充,在南充县民众教育馆工作,教育民众,宣传抗日。母亲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,起初在南洋教书,和父亲结婚后,在山东济南当教师,到南充后,继续教书。陈庆阳有个姐姐,还有弟弟妹妹,他四岁时就跟母亲识字,读《古文观止》。抗战胜利后,国民党政府调陈庆阳父亲去四川省教育厅工作,他拒绝了,理由是国民党贪污之风太甚,自己不愿置身污浊官场。解放后,父亲到南充师范学校工作,直到62岁退休。

    父母对陈庆阳影响至深,在他当右派那些年,老人经常开导他。父亲做了半辈子教育工作,写得一笔好字,《毛泽东选集》四卷读得烂熟,尤其对明代历史有心得。他常和陈庆阳讲存亡之道,任何事物都不是一成不变的,要学会看正面,看主流。陈庆阳深受启发,工余时间,发奋读书,充实自己,度过那段难熬的时光。

    陈庆阳老伴王淑岩,1935年生人,原籍营口大石桥,初中毕业进入鞍山行政干校学习,1953年分配到鞍山市永乐区法院工作,1955年和陈庆阳结婚。在陈庆阳成为右派之前,王淑岩就是非党积极分子,总参加组织活动。陈庆阳被打成右派,组织上就不找她参加活动了。她天真地问院长这是怎么回事,院长意味深长地说,要经得起考验。这一考验就是20多年。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才入党。

    陈庆阳的右派问题影响到大女儿陈娟的前途。恢复高考时,下乡在外地的大女儿陈娟报考大学,要求回家住一段时间,复习功课。陈庆阳不同意,说:“别的知青都老老实实在农村接收贫下中农再教育,你凭什么特殊?老老实实在农村待着。”陈娟很努力,考取一所中等专业学校。

    二女儿陈刚华从成都科技大学毕业,在鞍山市技术监督局工作,通过了司法考试。陈娟的儿子曾涛就读中国农业大学,在学校加入共产党。毕业后到偏远地区当村官,后来考上公务员,在北京市房山区委纪委工作。

    陈刚华的女儿李璐从辽宁大学毕业,考取公务员,工作第一年就光荣入党。

    陈庆阳对孩子们都很满意,做一辈子法律工作,没给她们带来更多的物质财富,只给她们精神的满足。他在人生低谷时,组织上不能入党,就在思想上、行动上严格自律。在事业顺遂时,他时刻以党员标准衡量自己。学习党章,遵守党规,做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。

    在单位,传播正能量,在家里,树立良好家风,营建党员家庭。

    为了不落下庭审的每一个细节,陈庆阳养成了在法庭上憋尿的习惯,加上超负荷工作,他的身体发生了病变。1997年9月2日早晨,陈庆阳出现血尿,家人催他赶紧去医院检查。

    到医院检查后,医生直言相告,陈庆阳得的是膀胱癌,劝他马上停止工作,抓紧治疗。面对自己的病情,陈庆阳却全然不顾,依然按照自己的日程表,我行我素。为千山区五大班子讲新刑法、赶写新刑法讲义;完成70分钟的新刑法讲座的录像;去各个法院与他承办案件主审法官联系协调开庭日期……即便是在北京等待手术前一天,陈庆阳还隐瞒自己的病情,接下了辽宁省司法厅律管处交办的给一起受贿案出具意见的任务,并赶在手术前一天完成了任务。手术进行得很成功,陈庆阳的病灶被顺利摘除,20天后,他又出现在法庭的辩护席上。随后的7年当中,陈庆阳先后做了3次手术,但每次手术后他都像上足了发条一般,每年办理的案子仍达近百件。

    与病魔抗争了21年的陈庆阳,就像36年前入党时那样,在鞍山市律师党校正式开班仪式上郑重说了最后一句话,“我一定要在党的领导下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,有生之年在律师的工作岗位上作一点微小的贡献,这不是喊口号,而是要践行,敬请监督。”